阿柠

我的2016第一天。

   2016年1月1日的早上,本来说好跨完年搓两把就散场去睡觉的,结果没想到及腰长发姑娘居然突发奇想的想去疯一把,让我们都拥有了一次真正的说走就走的旅行。经过了一整夜理智与情感与困顿的斗争,最后收拾一下,还是迈向了走向大海迎接朝阳的步伐。我们走在凌晨五点半的夜幕寒风里,突然间中长发姑娘来了一句:我们这就像夸父一样。好吧,我勉强把这当成一句自夸,心想,是啊,一群穿得虎背熊腰的姑娘们,为了心底那一点点点点的执念,像夸父那个傻子一样,居然追逐起了太阳。我们在天将微明时到了海边,见到了和我们一样还没有睡醒的大海在在一波波漾着海浪。我们苦苦等在刺骨的风里,却总也等不到太阳先生的真身露面。我是一个很不虔诚的人,在寒风的威胁下打了好几下退堂鼓。烦躁困顿疲惫饥饿寒冷的我,一直拽着旁边的姑娘们在发太阳居然耍大牌的牢骚。本来说好的七点十一露面的太阳,居然到了七点半才出现。我但凡是个意志不坚定点的,今天就跟他照不着面了。但是今年伊始还是见到了第一缕太阳光,也预示着好兆头对不对。好了,祝福大家。


没心情取名字

   每当自己难过迷茫的时候总想写点什么,可每次却又什么都没写过。

    2015年的最后一个月,我已经是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了。这几个月我总是在问自己,这三年到底有没有收获,自己究竟能不能去面对一年以后必须面对的场面。我已经二十一岁了,这完全是一个该担起责任的年纪,可是我,对未来,依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过了二十岁以后,我就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,未来在我的面前连影子都没有展现。高中时代的豪言壮语在现在看来都不过是镜花水月,曾经的热血如今也渐渐冷却。看看现在自己的样子,就觉得上大学之前的自己确实是年轻,年轻的可笑且幼稚。

    我越是被时间逼着长大,越是被逼着接受责任,却也越是迷茫。大学,从来没有教过我如何面对长大,如何选择未来,他只告诉我,什么事都要靠自己,除了自己,没有人是靠得住的。这样冠冕堂皇的官话,对于我这种喝了二十年心灵鸡汤的人,真是再也没有作用了。

     未知的事情是最可怕的,我现在心里的恐惧皆是来于对未来的茫然不知。我不知道该怎么渡过这样一个时期,但我觉得这个时期对我很重要。我对现在的自己毫无办法,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闭着眼睛往前冲罢了。